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年收入可达33万,入行光伏一年就涨薪,年薪百万不是梦!业内:赶紧来

2022-10-22 22:26:44 3

摘要: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何明俊在光伏行业打工是一种什么体验? 作为新能源的门面之一,光伏行业景气度仅比锂电池略低。“本科生年薪10万-15万元、硕士年薪12万-27万元”,这是某二线电池厂商校招时给出的薪酬待遇。相比起电池厂,同样属于新能...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何明俊

在光伏行业打工是一种什么体验?

作为新能源的门面之一,光伏行业景气度仅比锂电池略低。“本科生年薪10万-15万元、硕士年薪12万-27万元”,这是某二线电池厂商校招时给出的薪酬待遇。

相比起电池厂,同样属于新能源的光伏行业也很吃香。Choice数据显示,按中证行业分类的46家光伏企业中,2021年,阳光电源(300274.SZ)的人均年薪达到33万元,位居榜首;协鑫集成(002506.SZ)、航天机电(600151.SH)、帝科股份(300842.SZ)、固德威(688390.SH)、TCL中环(002129.SZ)等5家企业,人均年薪超过20万元,其中协鑫集成人均年薪为29.98万元,无限接近阳光电源。

在某头部光伏企业工作的陈思(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说,“公司有年终奖,除此之外还会有月度奖金,福利待遇也不错。”和普通的光伏一线工人不同,陈思的专业是法学专业,在企业内从事法务工作。

陈思入行不到两年,曾经在律师事务所工作,跳槽至光伏行业源于在律所时的工作接触。相比起律所,光伏行业无论是在发展前景还是个人收入上,都对陈思有着极高的吸引力。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数据发现,大部分光伏企业的员工人均薪酬集中在10万元至20万元区间,仅有钧达股份(002865.SZ)、东方日升(300118.SZ)、易成新能(300080.SZ)、通灵股份(301168.SZ)、康跃科技(300391.SZ)和拓日新能(002218.SZ)人均薪酬在10万元以下。

“光伏行业进入新一轮黄金发展期,进入这样的朝阳行业应该是更多年轻人的选择。”陈思身边的同事,基本都是80后、90后,有些比陈思晚入行的应届毕业生,还会利用业余时间考取专业内的资格证书,为后续的职业发展添砖加瓦。

图片来源:图虫网

地域偏西,工资不低

在一些人的印象中,“越偏僻的地方,工资水平越低”。但光伏行业却并不如此。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比光伏景气度稍高的锂电企业,工作地点大多位于东部。光伏企业大多布局在西部地区,位置偏僻、工作条件不比东部地区。因此,光伏企业对员工薪酬的敏感度稍低于锂电企业,更愿意给员工开出不错的薪酬。

招聘平台信息显示, 地处宁夏银川的TCL中环,在2023校招中为设备技术类岗位开出6000元至12000元的13薪。换算下来,应届毕业生年薪范围在7.8万元-15.6万元之间。

“这个薪酬在当地算是不错的。”在某一线光伏企业工作的张涛(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他刚刚入行的时候年薪不到7万元,“我当初进来的时候,和同等职位横向对比,总体收入是比较有优势。”

张涛是银川人,选择进入光伏企业除了行业发展前景比较好外,更重要的是离家近。张涛26岁进入光伏行业,入行一年后开始涨薪。“每年涨薪幅度大约有20%左右。”张涛介绍,除此之外还有比较多的激励措施,比如项目奖金、股票期权等。

在张涛所在的企业内,项目激励奖金较为常见,股份期权更难拿到。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企业干部以上表现优秀的才会有期权,张涛目前已经做到项目经理,在他这个年龄层成为干部的并不多。

目前,张涛年薪约20多万元。“在宁夏这个地方来讲的话,其实我们收入算中上的,当然和全国其他地方来比的话可能不算。”张涛介绍,“如果响应公司号召去新建产能的地方支援,那么整体福利和薪酬还会再涨一涨,每个月至少多四五千块钱,还有各类津贴。”

一些头部企业开出的薪资条件更为诱人。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阳光电源在合肥、南京等地区招募的工程师岗位,多要求在本科学历以上,月薪范围从8000元至25000元不等,不少为15薪;而学历限制为中专、中技的岗位,薪酬普遍在6000元以上。

光伏企业中,除对技术和学历要求较高的工程师岗位外,对学历限制不高的一线基层员工,初始薪酬也并不低。

在江苏某光伏企业担任切片班长的黎强(化名)一直在一线基层工作。他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刚入行的时候年薪6万元,每个月大概是5000元左右,但每年公司都会有加薪,同时还有年终奖。

至于为什么选择进入光伏行业,黎强的回答和陈思、张涛一样,都是看中了光伏行业的发展潜力。“最重要的是收入高、离家近。”黎强介绍,“身边的同事都是25岁到35岁之间,氛围比较轻松和谐。”

虽然身处一线,但黎强并不认为在工厂里工作非常劳累。“平时工作量适中,紧张而充实,基本不会太累。”他介绍,“平均每个月可以休息5到6天。”尽管工厂里的休息视企业的排班制度而定,但休息时间依然可以得到保证。”

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光伏行业中除一线基层员工需要倒班以外,其他岗位的员工基本为双休。

行业火热 用工紧俏

龙头企业往往有着最多的员工数量。

据Choice数据显示,2021年光伏龙头隆基绿能员工总数为49967人,硅料龙头通威股份员工总数为32224人,冲击一线的晶科能源和晶澳科技员工总数分别为31017人和29638人,天合光能、TCL中环和东方日升员工总数均超1万人,其余光伏企业员工总数则在1万人以下。

从各家光伏企业的招聘信息中不难发现,电力、机电一体化、数控、电子电气、材料、材料物理、化工等相关专业尤为吃香。如果是从事基层生产岗位,年薪大多从7万元起跳;如果是工艺研发类岗位,年薪达到百万不难。

图片来源:招聘网站截图

“很多企业是一窝蜂地挤进来光伏行业,造成行业对人才的需求量极大。”张涛介绍,“很多新涉足光伏的企业,自身没有一定的技术积累,也没有人才积累,所以会用一个超出行业水平的价格来挖一些核心技术人员。”

在张涛的身边,一些核心生产环节上的管理人员被其他企业挖走是正常的事情。

时代周报记者从多位业内人士处了解到,即便光伏行业前景好,“招工难”的问题依然存在,但主要针对的是基层生产岗位。

“基层生产岗位用工需求紧张。”一位业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说,“目前大部分硅料企业都在西部布局,相关化工专业生源较少。此外,因为专业性强,加上行业急速扩张导致用工需求量放大,所以存在招工难的问题。”

Choice数据显示,2021年隆基绿能生产人员人数为34768人,晶澳科技和晶科能源生产人员人数为25032人和22279人,通威股份和天合光能的生产人员人数分别为18837人和10913人,TCL中环生产人员人数不足1万人。

“在基层生产岗位上,对学历要求不高,主要以技术为主,但岗位环境可能会差一点,所以人员流动性也会大一点。”张涛提起同行企业的情况时表示,大的企业目前人员还算稳定,但规模小一点的企业人员流动性更大一点。

前述业内人士亦表示,目前人员流动还算稳定。“对于基层员工来说,有两点因素影响,一个是专业对口,另外就是要适应生产企业的工作节奏。”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由于全球市场对光伏产品需求量猛增,因此企业的工作节奏进一步加强。据工信部数据,2022年1-8月份全国晶硅组件出口累计约108GW,出口量同比增长70.2%。

“进入光伏行业的企业越来越多,跳槽也变得越来越容易。”在黎强看来,无论是新入行还是跳槽,进入光伏行业最好的时机就是现在。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