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光伏热潮今又来?福耀、华为、京东、吉利……巨头涌入“用脚投票”?

2022-11-06 09:54:47 1194

摘要:《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谢玮丨北京报道光伏又火了。近半年来,光伏板块持续大涨,多股创出历史新高。7月8日,隆基股份涨幅耀眼,报收93元,成为首家市值破5000亿大关的光伏企业。随着大量资金涌入光伏股,多家龙头公司股价相继创下历史新高。截至当日...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谢玮丨北京报道

光伏又火了。

近半年来,光伏板块持续大涨,多股创出历史新高。7月8日,隆基股份涨幅耀眼,报收93元,成为首家市值破5000亿大关的光伏企业。随着大量资金涌入光伏股,多家龙头公司股价相继创下历史新高。截至当日,已有隆基股份、通威股份、阳光电源、中环股份和福斯特5家光伏企业迈入千亿市值行列。

与此同时,光伏“赛道”变得愈发拥挤,一大批业内外知名企业及资本蜂拥而至。福耀、华为、京东、吉利……不少在原行业的“领头羊”,通过跨界、并购等途径入场,进入光伏产业链各个环节。

事实上,光伏行业从来不缺乏故事,从2013年到2021年,资本对光伏行业的态度从“避之不及”到“再次追捧”,如今,光伏行业新的故事又将上演。

历经市场深刻“洗礼”的行业

我国光伏行业可谓是一个历经市场深刻洗礼的行业,经历了初期产业链“两头在外”的尴尬,产业大跃进式的发展,海外市场对于光伏政策的动荡,别国外贸政策的打压,也经历了我国光伏产业政策的更迭。

2004年,德国、意大利、西班牙等欧洲国家,相继出台光伏行业鼓励政策,海外光伏设备需求兴起。在高投入、高产出、高利润的“光伏冲动”下,不少光伏企业纷纷入场“豪赌”,产业开始了一轮“大跃进”,并且涌现了一批明星光伏企业,包括无锡尚德、江西赛维LDK、汉能、英利等等。

2005年,无锡尚德在纽交所挂牌上市,成为第一家在美国主板上市的中国民营企业。2007年,赛维成功在纽交所上市,成为江西省第一家在美国上市的企业。资本市场的热捧,也使光伏行业诞生了数个“首富级”人物,比如施正荣、彭小峰、李河君等。

彼时,光伏成了不少企业眼中的“香饽饽”,光伏企业成了政府和银行积极追逐和追捧的对象。在以传统纺织业为主的嘉兴,甚至流传着“织布10年,不如太阳能2年”的说法,不少企业蠢蠢欲动要加入“追太阳”的行列。当时,“光伏”是让众多纺织企业眼前一亮的词,孚日集团、浪莎袜业都曾谋求“跨界”。

地方政府对光伏的追逐热情,与今天对另一行业的追逐别无二致。光伏产业项目、光伏产业基地、新能源产业园区遍地开花。

不过,这时候光伏企业还是典型的“两头在外”,产业链上游硅料主要依靠进口,下游市场环节经常受到欧美日韩的打压。

度过了几年的好光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市场需求急剧萎缩,产品价格暴跌。扩张正酣的光伏企业们经历了第一次危局,但好在市场很快恢复,2010年还迎来了发展的巅峰时刻。

然而,2011年,光伏行业的境遇急转直下。由于补贴政策退出,占据全球光伏需求量80%的欧洲市场急剧萎缩。随后,欧美方面接连对中国光伏产品征收反补贴关税和反倾销税,“双反调查”导致全行业风雨飘摇。

一时间,全行业一片哀鸿,光伏进入“寒冬”。不少给当地经济带来高光时刻的光伏企业,逐渐陷入债务、裁员、破产、财政兜底等窘境,整个产业迎来了一次洗牌。

许多龙头企业都未能幸免——2013年3月无锡尚德宣布破产重组;2014年10月江西赛维在美申请破产保护;2015年,英利集团爆发债务危机,而后进入债务重组阶段,最终于2020年正式进入司法重整程序……走过“高光时刻”的新能源首富们,处境也逐渐艰难。有的元气大伤,有的深陷债务风波,有的官司缠身。以至于有人调侃,光伏行业存在“冠军魔咒”。

2013年,日本出台力度空前的光伏发电补贴政策,中欧双方就光伏贸易争端达成价格承诺协议,我国在之前扶持光伏产业发展的“国六条”基础上再出台“国八条”……

在政策的扶持下,光伏装机连续多年快速增长。国家能源局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底,我国光伏发电累计装机量1.3亿千瓦,提前实现“十三五”光伏装机指导性目标。

2018年,为缓解光伏产业的补贴失控,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国家能源局联合发布《关于2018年光伏发电有关事项的通知》(即“531”新政),国家补贴开始退坡。

补贴退坡倒逼之下,光伏组件的成本、价格在市场竞争中不断压缩。技术进步也大幅降低了光伏发电成本。晶硅取代非晶硅、单晶取代多晶、金刚线切割取代砂浆线切割、PERC (钝化发射极及背表面)技术取代BSF(铝背场)电池技术……技术的不断迭代带来成本的快速下降,也改写了市场格局。

经过几轮“暴风雨的洗礼”,2020年,中国光伏逐渐进入“平价时代”,在光照条件好的地方,上网电价已经低于火电,产业竞争力不断提升。

今年6月,发改委最新政策提出,对新备案集中式光伏电站、工商业分布式光伏项目和新核准陆上风电项目,中央财政不再补贴,实行平价上网。2021年新建项目上网电价,按当地燃煤发电基准价执行;新建项目可自愿通过参与市场化交易形成上网电价,以更好体现光伏发电、风电的绿色电力价值。

“用脚投票”的巨头

时过境迁,光伏已经显示出极大的市场潜力。

前不久,国际可再生能源机构(IRENA)最新报告显示,10年内,公用事业规模太阳能光伏的电力成本下降了 85%。在未来两年内,通过拍卖和招标竞争性采购的所有新太阳能光伏项目中,74%的中标价格将低于新煤电。

从世界范围看,光伏发电渗透率依然较低,根据国际能源署(IEA)的数据,2019年各国光伏发电理论渗透率平均值仅为3.0%。这意味着广阔的市场空间——IEA最新预测显示,未来10年光伏和风能将迅速扩张:2030年之前,全球光伏、风电的每年新增装机将分别达630 GW、390 GW,较2020年纪录水平分别增长约四倍、三倍。

在“碳达峰、碳中和”的战略目标下,再加上“平价时代”的来临,光伏在近两年再度成为“资本宠儿”,并于2021年更加鲜花着锦,吸引了众多掘金者的目光。

不为普通消费者所熟知,华为既是手机巨头、通信巨头,又是光伏产业的龙头企业。事实上,早在2013年华为就进入了光伏产业链,基于在通信产业的优势,3年后登顶全球出货量榜首。2020年数据显示,华为光伏逆变器市场占有率达23%,出货量继续保持全球第一。

光伏玻璃也成为“玻璃大王”福耀重点布局的领域。1月8日,福耀玻璃发布公告称,拟增发H股总数不超过1.01亿股,募集资金将全部用于补充运营资金、研发项目投入、优化公司资本结构,扩大光伏玻璃市场等。

与此同时,光伏龙头企业争相融资扩产。

1月19日,隆基股份公布了其在陕西省西咸新区的光伏电池扩产项目,拟建设年产15GW单晶电池,投资总额约80亿元。

1月25日,晶澳科技宣布拟在扬州经济开发区投建电池和组件项目,分两期建设,总投资金额达100亿元,并于今年起开始实施。

6月29日,通威股份公告称,公司拟投资140亿元,用于扩产年产20万吨高纯晶硅项目。

另据媒体报道,仅2020年国内13家主要上市光伏公司累计公布超过40个扩产项目,总投资金额为2364亿元。

与此同时,光伏板块中概股纷纷回归A股。6月28日,上交所同时受理了晶科能源和阿特斯阳光的科创板IPO申请,二者将通过分拆上市形式回A。晶科能源和阿特斯各拟募资60亿元和40亿元。

另一方面,不少业外巨头“用脚投票”,跨界光伏成为热潮。

2月5日,吉利汽车全资持股成立浙江浩瀚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金3000万,经营范围含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运营;光伏设备及元器件销售等。

3月24日,鞋业巨头商宝峰时尚公告,拟增发不超过1.2亿股新股,用于发展光伏及相关业务、补充营运资金、偿还短期借款等。

5月25日,京东旗下智能产业发展集团与金风科技全资子公司天润新能签署合作协议,双方将合资成立新能源公司。据称,未来,京东将联合合作伙伴共建全球屋顶光伏发电产能最大的生态体系。

6月16日,水泥龙头广东塔牌集团发布了对外投资开展分布式光伏发电储能一体化项目的公告,公司将投资约13.39亿元建设分布式光伏发电储能一体化项目。

可以想见,随着这些“新势力”的进入,光伏产业的竞争格局将继续改写,光伏行业新的故事还将上演。

责编:杨琳

(版权属《中国经济周刊》杂志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